<object id="v4366"></object>
    <td id="v4366"></td>

    1. <table id="v4366"></table>

      <acronym id="v4366"><strong id="v4366"><address id="v4366"></address></strong></acronym>
      當前位置:蜀繡資訊 > 行業新聞

      孟德芝 繡出云蒸霞蔚

      發布日期:2018-12-30 22:53:00 訪問次數:3326

      孟德芝 繡出云蒸霞蔚

            孟德芝1979年高中畢業后進入成都蜀繡廠,師從蜀繡名家肖福興。從專心學藝的新人,成長為國家級工藝美術大師。她經歷了蜀繡從興盛到低潮至再次復興的全過程,如今對蜀繡的傳承與發展,也融入心血。

      蜀繡之妙

             蜀繡與蘇繡、湘繡、粵繡并稱中國四大名繡,是漢民族優秀的民族傳統工藝之一。早在漢代,蜀繡就譽滿天下,漢朝政府還在成都專門設置了“錦官”進行管理。到了宋代,蜀繡的發展達到鼎盛時期,繡品在工藝、產銷量和精美程度上都獨步天下。

            蜀繡以軟緞和彩絲為主要原料,針法包括12大類共122種:有暈針、鋪針、滾針、截針、摻針、蓋針、切針、拉針、沙針、汕針等,講究“針腳整齊,線片光亮,緊密柔和,車擰到家?!?/span>

            蜀繡題材多為花鳥、走獸、山水、蟲魚、人物,品種除純欣賞品繡屏以外,還有被面、枕套、衣、鞋、靠墊、桌布、頭巾、手帕、畫屏等。既有巨幅條屏,又有袖珍小件,是觀賞性與實用性兼備的精美藝術品。

            經歷了近現代工業的沖擊和體制的約束后,蜀繡如今借助社會的進步和民間的傳承,又煥發出勃勃生機。蜀繡佳作,不再是罕見的外交禮品,“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

            雙面繡藝絕天下

             走進文殊院街的“禪林蜀繡苑”,一幅幅蜀繡精品令人贊嘆。這些藝術精品都出自國家級工藝美術大師孟德芝之手。一幅大型雙面繡《芙蓉鯉魚》引人注目,孟德芝1980年主持完成了這幅作品,原作陳列于北京人民大會堂四川廳?,F在這幅,是她評選國家級工藝美術大師時重新繡制的。另一幅按照原圖繡制的巨幅作品是《秋色高原》,長7.5米,高3.4米。2012年7月由孟德芝及團隊用時3個多月,采用1000多種顏色絲線完成的原作,進入人民大會堂,陳列于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廳東西過廳中。

            1999年澳門回歸之際,孟德芝領銜繡制的大型雙面繡《九寨溝熊貓》,作為省政府的禮品贈送給澳門特區政府。2007年,孟德芝在文殊坊領銜繡制的巨幅蜀繡《老成都地圖》,點燃了民間對蜀繡的熱情。

            孟德芝介紹:蜀繡中的雙面異色異形繡,堪稱蜀繡的絕活。要掌握這項技法,必須基本功扎實,掌握針法多,手法好,要有對色彩的感悟和把握。既要傳承傳統針法,又要創新現代針法;既要擅長飛禽走獸,又要擅長各類人物。將這些技法融會貫通,才能繡好一幅雙面異色異形作品。天賦外,沒有十年盡心盡力的扎實積淀,是不可能做到的。

            孟德芝常說,一幅好的蜀繡作品,要花費大量時間,也非??冀涷?。比如配色,要從上萬種顏色的絲線中配出最好的色彩效果,不同作品還要運用不同針法。蜀繡有上百種針法,比如錦紋針法,繡出的作品就像織出的錦緞。最難的雙面異色異形繡,需要熟練掌握上百種針法。

      個人經歷濃縮蜀繡興衰

            孟德芝與蜀繡結緣似乎沒有懸念。她外婆當年就在新都鄉間用傳統工藝繡制日用品,然后送到成都科甲巷的店鋪售賣。母親9歲開始跟外婆學繡花。上世紀50年代,蜀繡從業者被組成合作社,后來若干個合作社合并為蜀繡生產合作社,直至成立集體所有制的成都蜀繡廠。

             一心想讀書從教的孟德芝,因志愿填報失敗,在1979年的高考中落榜。恰逢母親退休,便“頂替”母親在成都蜀繡廠開始了繡工生涯。她說雖然從小讀書沒有摸過繡花針,但自幼“在繃子底下長大”,耳濡目染,還是頗具天賦。孟德芝幸運地師從蜀繡名家肖福興學習,肖師傅樸實善良,不善言辭卻技藝一流。孟德芝至今記得,她的第一幅作品就獲得5元獎金,她還拿這獎金給師傅和同事買糖吃。

            孟德芝在蜀繡廠的成長有目共睹,上世紀80年代正逢蜀繡廠的黃金時代,凡是到成都的國內外旅游團,都要到蜀繡廠參觀、購物,蜀繡廠的產品成了不愁嫁的公主。1985年前后,蜀繡廠招工,條件幾近苛刻,報考者絡繹不絕。然而,隨著改革開放和市場經濟的發展,蜀繡廠越來越感受到市場競爭的壓力。因缺乏激勵機制和對市場的把握,蜀繡廠每況愈下,人才流失嚴重,蜀繡工藝也面臨失傳的危機。孟德芝說,簡單的蜀繡工藝容易流傳,但是像雙面異色異形繡這樣的高端技法,一旦失傳就無法挽回。

            憑著熱愛,孟德芝沒有隨波逐流離開蜀繡廠,直到2005年,身為國家級工藝美術大師的她,月工資也才590元。她在國內外嶄露頭角,蜀繡廠此時也面臨改制,人心惶惶。這一年,瑞士日內瓦舉辦國際文化交流活動,中國作為主賓國派代表參加,孟德芝有幸受邀參加。

            這次華麗展示之后,她拿著每個月49元“待崗費”離開蜀繡廠。這是孟德芝人生的最低點,也是蜀繡的低潮。

             否極泰來,回歸民間的孟德芝迎來第二個春天。一直致力于蜀繡文化傳承的原成都蜀繡廠黨支部書記高德華,給孟德芝打氣并出謀劃策。孟德芝嘗試著給金牛區政府去信,很快得到鼎力相助,在撫琴東北路8平方米的租房內成立了蜀繡工藝品公司,靠教學和做訂貨起步。此時,蜀繡廠宣布解體,那些同樣熱愛蜀繡且工藝精湛的昔日同事,投到孟德芝的旗下,開始他們共同的創業。

              2006年10月,孟德芝帶領18名繡工在文殊坊繡巨幅“老成都地圖”,創造了“題材最新”“面積最大”“繃架最長”“參加人數最多”四個第一。半年時間內參觀者上百萬人,極大地提高了蜀繡的知名度。她還開發了太陽神鳥、九寨風光等系列四川人文景觀蜀繡旅游紀念品,豐富了蜀繡的題材。她指導領銜繡制了仿古畫繡“虎溪三笑”“群仙祝壽”,開辟了蜀繡高檔收藏品板塊。

             孟德芝的公司現在建有蜀繡研究院,不僅設有精品商場,還在黃忠社區、郫縣團結鎮、綿竹和都江堰建有生產基地,先后帶動了100多名原成都市蜀繡廠下崗工人與待業青年、失地農村婦女就業。

      蜀繡如何走得更遠

             在孟德芝看來,現在是蜀繡發展最健康的時期。傳統的師帶徒模式得以發揚,高精技術親手教,學員邊做邊學,能傳遞蜀繡的絕技和核心。

             當初,孟德芝創業主要是解決個人的生存,隨著事業發展,她越發感覺到重任在肩。除了傳承技藝,她還替廣大婦女找到一條謀生之路。在孟德芝創業成功經驗的啟示下,成都市婦聯總結其經驗,推廣“靈活就業”和“婦女居家就業”項目,支持和帶動了成都地區上千名農村婦女、下崗婦女和殘疾人學習蜀繡,靈活就業,使蜀繡的發展進入一個新的歷史時期。為表彰孟德芝的突出貢獻,2012年“三八”節前夕,市婦聯授予其“三八”紅旗手稱號。

            孟德芝注意到,蜀繡要解決題材的創新,還需要借助學校教育。她說:“師帶徒必不可少,但是要想使蜀繡傳承得更好,還遠遠不夠。學校的藝術類教育,為學生打好了創作的基礎,為蜀繡將來的創新創造了條件?!比缃?,孟德芝已開始嘗試和藝術類院校合作,為蜀繡培養長遠發展的人才。

            蜀繡從最初的家庭式到合作社,再到集體工廠,如今又回到民間,成立公司或工作室?,F有模式的優勢在于,無論個體還是團體,有競爭才能促進發展。一位熟練繡工可以每月掙幾千元,價值規律保障了高端技藝的傳承。

            下一步,蜀繡還要瞄準國際高端服飾市場,將天府之國的瑰寶呈現在國際市場。孟德芝認為,蜀繡要想走得更遠,僅靠大師們單打獨斗還不夠,抱團占領國際市場才能進一步發展。

      書寫蜀繡歷史

             在孟德芝蜀繡事業的關鍵時刻起到決定性作用的高德華,一直是蜀繡歷史的記錄者。1990年開始,高德華整理文獻資料和老藝人的口述。經過20多年研究和積累,2013年,高德華的專著《蜀繡》正式出版。

            該書完整記錄了蜀繡的歷史、傳承、工藝技法、經典作品,還詳細介紹了多位蜀繡傳人。其中有已故的中國工藝美術大師彭永興和著名蜀繡工藝美術大師肖福興,也有現在的蜀繡名家郝淑萍、孟德芝等。

             很多不了解蜀繡的人,總是稱蜀繡藝人為“繡娘”。實際上,在蜀繡歷史上,大師往往是男性繡工。這一點,在《蜀繡》一書中得到充分印證。

              高德華本人不會蜀繡技法,但是他為蜀繡的傳承,作出了不可小覷的貢獻